会员:登录|注册     中文|English
媒体评论

【文汇报】这一次,他们站到了舞台中央 ——评“曲韵时光”海上戏曲音乐会

发布时间:2014-7-14

JW Player goes here

     日期:2014.05.14 作者:张玄(作者为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讲师)

       “曲韵时光”是“上海之春”55年历史上首台纯戏曲乐队演奏的音乐会。京、昆、越、沪、淮、评弹演奏家们在瞿春泉先生的指挥下,共同奉献了一台戏韵浓郁的音乐会,可称之为下场门侧的“集体突围”。


         为什么这么说?在戏曲艺术中,声乐和器乐本应该以其各自的特色共同完成艺术表现,而由于舞台艺术的特殊性,器乐长期以来只是居于下场门侧的伴奏地位,虽然扮演着贯穿全剧、托腔保调、配合表演、烘托气氛等一系列的重要角色,却罕受关注。这一次,他们站到了舞台中央。


         可以看到,由于长期担任唱腔伴奏,戏曲乐队的演奏员在器乐演奏声腔化方面表现得更加突出。演奏中似说似唱、如泣如诉,常常使听赏者获得一种独特的 审美感受:惟妙惟肖地模拟声腔、适时适度地把握气口、顿挫有致地掌握筋节、细腻精到地表现润腔、自然流畅地巧妙转板……这些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。《沪剧小 调联奏》中姚慧手中“会说话”的申胡、《淮调回旋曲》里徐中朝内在而韵味十足的淮胡演奏,都完美地诠释了各自剧种唱腔音乐的特色。同时,戏曲乐队的表现更 具叙事性、音画感和戏剧张力:《红楼霓裳》中的“焚稿”音乐将黛玉凄美的绝唱娓娓道来;《牡丹亭》组曲又将一幅音诗画卷徐徐展开:姹紫嫣红的无限春光、游 园的欣喜与惊梦的浪漫场景都一一呈现在戏迷眼前;《蝶恋花》中由儒雅缠绵到意气激昂的巨大反差。这些都展现了戏曲乐队的艺术表现力和演奏家们的技艺,陈平 一的京胡、钱寅的曲笛都十足惊艳。


        从创作角度而言,作曲家们在作品中也进行了诸多探索,在程式与创新、传统与当代之间寻找着制衡点。作品处处充满戏曲元素:曲笛演奏的《皂罗袍》、 打击乐《马腿儿》、紧打慢唱的《嚣板》、耳熟能详的《八板》等,都不落窠臼,能够听得出作曲家们力求将传统素材糅合为一体,配器上也力求在保留剧种特色和 乐器特点的基础上探索新音色和新组合。应该说,这些都是有益且成功的尝试。借鉴传统又不拘泥于传统,说来简单,实践中却需要作曲家们以毕生精力孜孜以求。


         由于此次是在剧场演出,音响效果尚有些遗憾,麦克传递出的金属声过重,民族器乐的音色质感损耗不少,雄浑有余而柔美不足,只有“裂帛”之声,缺了小弦切切之音。如果能将演出搬到音乐厅,来一场不插电的演奏应该会更加完美。